微号有特色

南国早报

ngzbnews

南国微生活

nanguowei

广西乐活堂

ngmlj2013

南国小记者

ngxiaojizhe

车广西

ngzbqczk

南国微服务

nanguolife

社区热点

更多>

男子穷游至四川绵阳失联,监控最后一次拍到为22天前

阅读数:1782 2020-08-09 11:35 来源:封面新闻
33岁的石洋来自广州,7月14日抵达绵阳,但在4天后的7月18日,手机、微信再也联系不上他。

8月8日,四川绵阳蒲公英青年旅社,民警向旅社的人挨个了解情况,帮忙寻找一名叫石洋的男子。

33岁的石洋来自广州,是一名IT男,喜欢穷游。7月14日抵达绵阳,入住了这间青年旅社,但在4天后的7月18日,手机、微信再也联系不上他。

“除了身份证,其他东西都在旅社里。”石洋的大哥石海(化名),8月6日从广州赶到绵阳,但3天的连续寻找下来,没有获得特别有价值的线索。

这么大一个活人,究竟去了哪里?石海说,旅社的监控和天网监控,最后一次拍到石洋,都是在7月17日。当天下午,他曾路过绵阳南河大桥桥头。此后的22天,再无踪迹。

事发

广州男子来四川旅游后失联

“我想换一个车,你有什么建议?”“近段时间到处都在下暴雨,怕买到水泡车,最好找一个懂车的陪着去买。”这是7月12日,石海与三弟石洋的微信聊天内容。石海没想到,这是他与三弟最后的联系。

7月18日,石海发现弟弟的手机打不通,微信也一直没有回。“他喜欢穷游。”一开始,石海并不是太在意,他查询三弟的行程发现,今年5月左右,石洋从云南昆明去到重庆。待了两个月后,于7月12日坐动车到四川广元,7月14日再坐动车来到了绵阳。

在多次联系未果后,石海终于坐不住了。他通过三弟的身份信息辗转查到,弟弟入住的蒲公英青年旅社,“给旅社负责人打电话,对方还说石洋欠旅社的房费。”

8月6日,在联系不上石洋的第19天,石海从广州飞了过来。在蒲公英青年旅社,他看见石洋的背包、手机、护照以及衣物,都放在曾住过房间的门背后,“只有人和身份证不见了。”到8月8日,石洋已失联21天。

监控

失联前曾被拍到路过一座大桥头

旅社的监控记录显示,石洋是7月14日18时17分到的,最后一次拍到他是7月17日13时46分,当时他曾点过外卖。此后,便再无相关的信息,“没有三弟最后外出的画面。”而旅社的服务员也说,不知道石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“他的行李也都在房间里,后来一直不见回来,才搬到角落里的。”

8月6日到绵阳的当天,石海同时向绵阳市公安局涪城区分局石塘派出所求助。民警调取天网监控发现,石洋曾在7月17日18时29分,也就是旅社监控最后一次拍到他后3个多小时,从绵阳市区南河大桥桥头走过,上身着格子短袖衬衣,下身着牛仔裤。

石海还破解了石洋的微信,发现石洋此前曾向一个名叫“迷途小书童”的网友转过钱,但最后一次是转钱已经是5月14号。“每次都是十几块,我添加这个微信号,却没有通过。”石海怀疑,三弟可能还有一个微信号,除旅社背包里所留的手机外,是否还会有另一个手机。

旅社

可能有心事,刚开始几乎不吃不喝

8月8日下午,记者来到蒲公英青年旅社,派出所民警正在现场调查石洋入住旅社期间的情况。

小陆从去年就一直入住在该旅社,同时也是石洋同寝室的室友。虽然石洋已离开20余天,但小陆还是模糊记得,“当时靠窗上铺的男子,说着一口广东话。”小陆说,当时寝室一共住了6人,有两个是来自沈阳、广东参加艺体考试学生,另外两个不知道是哪里人。

小陆说,石洋入住旅社后,每天白天都躺在床上,“前几天也没看见他去吃饭。”后来,另外几人给他介绍了当地的美食,“他们几个才约好一起到马家巷去吃小吃。”当天,小陆刚吃完饭回来,便没有与他们一起去。

旅社的一名女服务员也说,石洋刚入住旅社时,几乎一直躺在床上,连一口水都没有喝。“看样子,心里可能装着什么事。”该服务员说,旅社里没有开水瓶,喝水需要到吧台去倒,“反正我上班的时候,没有看到他去吧台倒过水。”

家人

性格内向,工作不如意后爱上穷游

石海赶到绵阳寻找弟弟的同时,远在广东的父亲也得知了三儿子失联的消息。“急得当天住进了医院。”石海说,为了尽快找到三弟,8月8日,二弟也赶到了绵阳。

据石海介绍,三弟是一名IT男。2009年从湖北一所大学毕业后,入职到广东珠海一家软件公司开发手机软件。工作了3年后,可能是工作不如意,离开珠海到了广州,在石海家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石海说,三弟和他关系最好,护照上的紧急联系人,都是留的他的手机号。当年他在广州购房时,石洋还主动借给了他5万元,“直到去年,我们才把钱还给他。”

石海说,2016年,三弟还参加了广州的警察招考。“笔试过了,面试却没有过。”石海认为,可能与他性格内向有很大的关系。落选后,石洋到二哥的水果店里上了半年班,之后便爱上了“穷游”,“可能与他长时间没上班有关系,每次都是住几十元的小旅馆。”

“他是一个重亲情的人,这次突然间就离开,不可能不告诉我们。”石海说,2018年8月,他带父母到贵州旅行,石洋就从云南赶了过去,当时他们还劝石洋找一份工作,但是石洋不太接受。2018年底爷爷去世,石海和二弟开车赶回老家时,三弟石洋也早就到家了。

在石洋的微信里,记者看到他曾写的一段信息,“第一次梦见爹爹(爷爷),他说他从天上回来。看起来年轻了许多,也精神了许多,只是样子改变了很多。”

进展

张贴寻人启事,警方正查找其行踪

8月8日下午,记者从涪城区公安分局获悉,当地派出所8月6日接到石海报案后,由于未达到立案标准,警方未进行立案,但依然派出警力提供帮助。

据涪城区公安分局一负责人介绍,他们在辖区内张贴了寻人启事,并通过技术手段寻找石洋的行踪,“通过天网发现,石洋7月17日下午曾在南河桥头附近出现过。”但后面,再没有发现其行踪。

目前,警方已安排人员通过监控,针对石洋可能出现的区域进行追踪,并对每一个出现的地点进行记录,尽可能找到石洋的行踪轨迹。

发表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