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号有特色

南国早报

ngzbnews

南国微生活

nanguowei

南国小记者

ngxiaojizhe

车广西

ngzbqczk

社区热点

更多>

香香小黄花,藏着我的淡淡乡愁丨早报天天见·周一南风

来源:南国早报客户端 发布时间:
记者:伍鸽玲

那一天,山上的草地里,满是香香的精灵:奶白的,娇黄的,还有丹霞般的。

作为一个桂林人,从小闻着桂花香长大,桂花已是不起眼的日常。

▲金色的落花也是一道醉人的风景。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 游拥军摄

小时候,母亲的单位是我知道唯一有桂花树的地方,树种在门诊值班室后面的篮球场旁。偶尔跟随母亲值夜班,若遇花开时节,夜里就会跟护士姐姐去树上“捡花”,然后放在床头。母亲还未下班,小小的我独自一人躺在值班室的黑暗里,有了花香陪伴,心里的害怕似乎也少了些许。第二天早上,下班的母亲带着姐姐们给的桂花,回家用瓶子装了,做成桂花糖。夏天的时候,熬绿豆沙,放上一大勺,整个厨房都是秋天的甜香。

在母亲这里,桂花是一瓶幸福的糖;在父亲那里,桂花是一坛诗意的酒。吃月饼的夜晚,中秋的故事总少不了蟾宫玉兔、吴刚伐树。吴刚为何伐树我早已忘记,却记得父亲最后总会吟上那一句:问讯吴刚何所有,吴刚捧出桂花酒。啊啊啊,桂花酒……仿佛那酒香就在诗中弥漫。

▲兴安县白石乡荒田村的古桂树是村民的乐园。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 游拥军摄

长大上了中学,学校与医院一墙之隔,中秋时节,阵阵香风从旦子江吹来,熏得人昏昏欲醉,直叫人“醉把课堂当梦乡”。

大学外出求学,工作亦在外地,好奇的目光都停留在外面的世界,小小的黄花早已挤出了视线之外,直到那一年。

那一年国庆回家,正是桂树盛花期,满城都笼罩在浓浓的甜香之中。的哥说,前两天接了几个外地客,客人一出站就被熏醉了,问:“你们桂林洒了香水吗?这么香。”的哥答:“桂林桂林,桂树成林。你看看路两旁那些桂花,哪里用得着洒香水。”客人看着那点点小花,啧啧赞道:桂林人真幸福!

听完故事那一刹才意识到,我对这幸福竟忽视了很久。于是,南宁青秀山上建了桂园后,年年桂花开时,便会去赏花。朋友说,桂花真是一个神奇的物种,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暗暗结了花苞,只要雨一下,树上就绽出千朵万朵。因此,每年花开时节,我都会选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上山探花。雨天人少园静,雨水涤荡了尘埃,空气中的花香更为浓郁。此刻,仿佛整个园子都是我一个人的,所有的花儿也都凝神于我,彼此用心交谈。

桂园的桂花品种齐全,园子里经常会陈列一些花文化知识,让我对这故友有了更多的认知,渐又成新朋。

据史料记载,中国自汉代就开始培植桂树,有2500多年的栽培历史,汉朝至魏、晋时期,桂花已成名木。唐以后,桂花开始进入私家园林,而一种以桂花为核心的桂花文化也日渐成熟:有吴刚伐桂的神话,有“桂子月中落,天飘云外香”的诗句,有“花中痴客”“花中月老”的桂花雅称,还有各种桂花美食。古时的文人雅士还常常将桂花选作庭院树,一是因它“来自月宫”,有仙气;二是因了它的贵(桂)气,折桂、桂冠,都与它相关。

不过,不管它来自何方,是不是真能带来贵气,我心中的桂花树,永远是那一块带有故乡滋味的桂花糕,是漓江边树荫下凉粉摊里那一碗放有桂花糖的白凉粉,亦是那一坛酿着乡愁开瓶就醉的桂花酒……

本文由南国早报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
编辑 邱晨